山城雨韵

   日期:2020-12-22     来源:中国路桥网    作者:徐锋    评论:0    
核心提示:夏走了,带走了山畔断檐忧郁的灯火和林间小巷残留的花香,留下了江岸尽头火红的彩霞和河滨草滩黄昏掠过的残影。秋来了,迎合着川

夏走了,带走了山畔断檐忧郁的灯火和林间小巷残留的花香,留下了江岸尽头火红的彩霞和河滨草滩黄昏掠过的残影。秋来了,迎合着川野斜风寒润的触摸,装载着夜的寂静与风的透凉,在朦胧虚幻的意识中诉说这山城秋日悄悄的耳语。

与大多数人一样,我喜欢重庆,喜欢这座拥有着浓重历史符号的城市,其所表现出来的独特韵味也没有辜负人们对她的期待,古典陈旧而又不失潮流,沧桑厚重却又不乏活力。对于我来说,其实更喜欢称它为渝都或者山城,在这充满古典情怀的称谓中寻觅历史遗留的痕迹与风采。

有人喜欢山城的美食美味,在火红的辣椒中寻求着那舌尖上欲罢不能的灼热感,在反复来回的灼热感中感受重庆人的热情,体会当地的风土人情。有人喜欢山城独特的地形地貌,在错落有致的亭台楼阁和山畔阶梯中赞叹疯狂,在穿楼而过的轻轨列车中近距离接触粉丝竞相追捧的网红世界。也有些人喜欢山城的风景,无论是夜晚江边的霓虹灯火,亦或是午后山脊上洒落的黄昏残影,都可以使其沉醉于此,在陈旧中感怀,在感怀中迷恋这深沉又内敛的陈旧。

山城的每一片砖瓦都书写着历史残留的记忆,记载着近代历史浓墨重彩的人文史篇。或许自己对历史这门学科还只是初窥门径,又或许是因为在自己的脑海里近代历史的轮廓更加清晰深刻,让我对民国的重庆总是存有一番特殊的情怀,才子佳人身着布履长衫,在熊熊战火中呼喊着不灭的革命誓言。历史的痕迹在一条条山城小巷中与民俗风情互相融合,厚重的沧桑感交融着新时代的外向与活泼,随着时代的变迁慢慢模糊着历史的痕迹,却也在科技人文的不断演化中持续萌生新的活力。

“可惜和风夜来雨,醉中虚度打窗声……”一切都美好如斯,而我却最是喜欢这山城的雨,淅淅沥沥,温柔而又优雅,总是在不知不觉中打湿了你的脸颊,弄湿了你的衣衫,可即便如此我也很难对她产生半点的憎恨,更多的却是不经意流露出的欢喜与悠然。有时候觉得它像一个儒雅的绅士,披着这季节主流的格调色彩,在山野清风的撩拨中喃喃自语。也有时候我会觉得它像一个温柔的姑娘,在静谧的夜晚悄悄地欣赏着隔岸灯火,不必喧嚣,只须轻轻吟唱自己的静婉与清宁。

山城的生活节奏总是比其他的一线城市慢上许多,闲来无事的时候,你可以搭上大名鼎鼎的山城轻轨去欣赏那时而穿过高楼,时而穿山入隧,又时而居高临下的轨道交通的独特景观。每当下雨的时候,外出的行人总是会比往常少上许多,你可以不用在人潮中挤入车内,也不需无聊的滑动手机来排解行车途中的无趣。你只需侧着身子静静地欣赏着被雨水洗去尘埃的山城最原始的面貌。

其实,在欢喜爱慕之余,我已厌倦了赞叹,甚至说在这座城市里所有的赞叹都会变得庸俗,有时候想用文字记载表达自己内心的感慨,却始终是用笔乏力,或者说文字的华丽在这座文化名城之中早已显得苍白无力,我知道所有对这座城市的热情最终都会被安静的注目和深沉的凝视所取代,而我能做的便是静下心来,不悲不躁、不欢不喜的欣赏这里的每一寸肌肤。

或者,你也可以在路过解放碑或者观音桥的时候稍作留步,在人潮褪去的空旷中感受繁荣与沧桑交替的失落感,你也无需过于入戏,因为人文经济的繁华终究要在时间的长河中稍作休憩,而这温顺连绵的雨便是最好的背景,为这座喧嚣而火辣的城市降温,为这座古韵浓郁的城市洗去世俗的浮华,让喜欢她原始风情的人们有机会一睹她素颜的美。

有时候,我会喜欢一个人撑伞漫步在烟雨迷离的桥头巷味,感受着路边汽车掠过溅起的水雾,感受着只属于这个季节的凉爽与透彻。兴致来时,干脆收起雨伞,将自己置身于这清宁的水雾之中,享受每一滴甘霖滴打在身上的凉爽与苏润,感叹着这时间缝隙中遗留的美好。趁此机会我也会煞费苦心的从脑海里残缺已久的诗词库中硬凑来几句,为这番秋日烟雨添却几分韵味。

或许是心态平和安静的原因,每当下雨的时候,自己总会觉得时间过得很慢,慢的可以似乎回到过去,而我便在此时也便“东施效颦”似的效仿古人,泡一杯香茗,倚着窗沿静静的聆听雨滴的声音。有时也会有意无意的回忆起那些年北方的雨,那沧桑、磅礴而粗狂的雨,回忆起那大雨溅起的泥泞,回忆起自己奔跑在泥水里的身影……

其实,我也明白,雨是一种情怀,而这种情怀因为自己对这座城市的喜爱而显得更加厚重,让人在不经意间,多了几分感慨。

雨始时,我在仲夏,雨停时,我在半秋。

我喜欢这里,喜欢这雨。

作    者:徐锋

单位职务: 中铁十一局五公司机关,办公室部员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津ICP备20006083号-1

津公网安备 12010502100290号

可信网站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