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王 热搜: 路桥  施工  山西  路面施工  地铁  江苏  沥青混凝土  工程  湖北  机械 
 
关于邀请加入《中国路桥网》常务理事单位、理事单位、会员单位的函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行业要闻 » 正文

腾飞的甘肃交通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5-18  来源:中国路桥网  作者:冯雪霞
核心提示:不忘初心、砥砺奋进、我与交通共成长(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1915年出版的《辞源》一书中给交通的定义是:凡减少或排除因地域
        ——不忘初心、砥砺奋进、我与交通共成长(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 

1915年出版的《辞源》一书中给“交通”的定义是:“凡减少或排除因地域隔离而发生困难者,皆为交通”,可见交通是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的有力支撑和坚强保障。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要建设“交通强国”,为新时代交通发展指明了方向。作为一名80后交通建设者,我有幸亲眼目睹了现代交通运输业发展的伟大历程,同时,也把自己最珍贵的青春奉献给了交通。

我与交通结缘是由于父亲在交通系统工作,从小看着父亲穿着一身制服,带着大檐帽精神抖擞的去上班,别提有多羡慕了。时光荏苒如白驹过隙,没想到一眨眼功夫,我自己也投身甘肃交通事业近十六载,我与甘肃交通共同成长,它发展,我成长,它腾飞,我成才,一种难以诉说的激动撞击心扉。

我的家乡在临夏市,是个少数民族地区,在我上小学的阶段,一直跟爷爷奶奶住在临夏县的一个小村子里,一台彩色电视机、一台双卡录音机和一台收音机就是家中为数不多的电器。童年记忆中,上小学的路好遥远,而且路并不宽,在那个时间段内,几乎没有车和人走在路上,所以我们村子的学生都走捷径。夏天卷起裤腿,从大夏河的一条支流心惊胆战的穿过,河流中间是提前被大人们安放好的几个很大的石头,大孩子们一只手拎着鞋,另一只手张开保持平衡,一步一步的跳过去,而被称为“小不点”的我,每天都是被叔叔、哥哥们夹在胳肢窝底下跳过去;冬天上学都是天不亮就出门,点着火把跟叔叔、哥哥们一起从那条支流下面一个湿滑的洞子里钻过去,遇到天很冷,河面结冰比较厚的时候我们就会开心的溜过去。过来这条河,走一段崎岖不平的土路,再穿过一个村子就到学校了。这条路,我一走就是六年。

一九九一年我生病了,县医院治疗不见好转,父亲出差回来后马上开着他朋友的一辆银灰色桑塔纳来接我,那是我第一次坐小轿车。我兴奋的在车里叽叽喳喳问个不停,父亲告诉我,那辆车值二十一万,那时候一套楼房才两万多,就这两万多的楼房,那时候我们都住不起。

听我爷爷讲,由于那个年代我们所处的偏远地区交通不便,家中生活拮据时他走过马帮。从云南中甸采购茶叶一路徒步走到甘南。小时候我对云南到甘南的距离没概念,以为很近,因为爷爷走路都能到达。长大后回想这个近2000公里的距离,我无法想象爷爷带着马帮,驮着货物,一路走来会经历些什么?

因姥姥家在甘南,爷爷和父亲经常骑马或骑自行车往返于甘南和临夏之间。就这一百公里的路,要是一匹好马,起早贪黑的跑一整天才能到。体力很好的年轻人骑自行车一整天能到,若是年迈的爷爷就得骑一天半才能到达。

后来开通了临夏发往甘南的班车,好像是老解放牌的。两块钱的车票已经难不倒逐渐脱贫的村民们了,因为发车班次太少,沿途出行的人太多,每次我去姥姥家坐车的经历都很痛苦,那状况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了。早上七点多跟着父亲或母亲挤上那趟班车,车厢里挤满了藏族、回族和汉族的乘客,有座位的人打开窗户吹着风,有的嗑着瓜子,瓜子皮吐的满地都是。有的抽着烟,大谈阔论的与身边的陌生人谈笑人生,唾沫星子时不时的飞溅到别人身上。车厢里弥漫着一股很特别的气味,其中夹杂着酥油、羊肉、汗臭和香烟的味道。像我这般大的孩子一般都没有资格去坐座位,都被售票员报到司机旁边的那个大铁皮箱子上坐下,坐着坐着我就被滑下来,我又跳上去坐下。有时候走到半道车突然发生故障了,司机就会大声呵斥我们这些坐在大铁皮箱子上的孩子们站起来,随后那双戴着白线手套的手很有力的一把提起那个大铁皮箱子,拿起扳手敲敲打打在修车。原来我屁股底下是这么一堆破铜烂铁的玩意儿,怪不得屁股越坐越烫。 

尽管那时候早都改革开放了,但是由于自然环境和交通不便,严重制约了西北的发展,直接导致偏远的西北地区贫穷落后,村子里泥泞弯曲的小路,低矮陈旧的平房,稀疏低产的庄稼,脸朝黄土背朝天的乡亲们,这一幕幕都深深的刻在了我的脑海里。我曾设想过如果我出身在某个交通发达地区,我想,这些本不是我一个80后该经历的吧!看着邻居家残破低矮的土墙上用白色油漆书写的、歪歪扭扭的“想致富、先修路”六个字,我毅然决然的放弃了要穿军装的梦想,立志要亲手修建家乡的路,改变家乡的贫穷落后面貌,我相信只有铭记走过的路,才能走好未来的路。

记得我上初三的时候,偶尔听到了父亲和朋友的谈话,他劝说父亲放弃供我上大学的念头,谈话内容我终生难忘。那个黑脸大胡子伯伯说:“在咱们这个少数民族地区,姑娘十四五岁就嫁人是很正常的事,姑娘家读几年小学认个名字就行了,毕竟是个女儿身,以后终归是别人家媳妇,花钱供姑娘上大学不划算。”父亲当时毫不犹豫的说:“由于家里贫困,我上学的时候成天吃不饱肚子,光着脚丫上学。为了养家糊口我只能放弃继续读书的机会,吃了没文化的亏。姑娘也是我自己的孩子,以后的生活质量好坏就全在读书多少了,我想让她上大学,让她以后能过上好日子。”当时的我泪流满面,暗下决心。多年后,父亲亲自把我送进了西安公路学院的大门。

作为交通人,我的父亲参与修建了家乡的国道,让家乡逐步脱贫致富,让拖拉机、小汽车、大班车能在村口穿梭而行。同样作为交通人,2002年参加工作至今,我先后参与修建了兰州至临洮的高速公路、临泽至清水高速公路、临夏至合作的二级公路、康家崖至临夏的高速公路、平凉罗汉洞至定西高速公路、天水过境段高速公路等多个项目。我到兰临高速十四标项目后,第一个月领到了2150元的工资,从财务室出来我就跑到洮河边上给父亲拨通了电话,欣喜若狂的汇报了这笔不小的收入,电话那头的父亲笑出了声。

发展甘肃交通已经成为一代又一代甘肃交通人的夙愿,幸运的是,甘肃交通在这个成长阶段准确把握时机,“外修市场,内修管理” ,“从无到有,从有到优,从优到精”,经历了发展的艰辛,收获了成功的喜悦。我们80后一代人不仅有幸见证了祖国交通事业的飞速发展,也能在年富力强的年纪加入到甘肃交通这个伟大的事业之中。

随着建设大西北的号角吹响,甘肃交通事业像一条巨龙一样腾飞起来,甘肃交通人昂首阔步的跨入了小康时代。再回娘家的时候,我也不用抱着孩子背着双肩包去汽车南站排队买票了。载着儿子,听着音乐,驾车行驶在自己修建的高速公路上,一个多小时就能回到老家,一种自豪感、成就感油然而生。

落后的甘肃交通就像全国舞狮大赛中一头沉睡的狮子,一旦醒来,一旦抓住“一带一路”机遇,便发展的一发不可收拾。在《甘肃省“十三五”交通运输发展规划》中提到:“十三五”时期,我省交通运输固定资产投资规模约7000亿元。到2020年,甘肃省高速公路里程将达7300公里。从实现甘肃高速零突破的天北高速,逐步到高速公路辐射全省各地,从老解放客车到尼奥普兰空调商务车,一代又一代交通人奉献了他们的青春和汗水。也许没有人会记住他们的名字,但是所有人却都享受到了他们的劳动成果。天堑变通途,连日的披星戴月变朝发夕至,这就是变化,这就是发展,这就是甘肃交通的成长,更是我个人的成长。我亲眼目睹了甘肃交通的体验阶段、历练阶段、发展阶段直至辉煌腾飞。

甘肃交通人朴实无私的奉献精神和愚公移山的发展恒心犹如灵魂深处的高山一般不可逾越。作为交通人,在我们魂牵梦萦的感情中,闪过父母冥思苦想的身影,闪过儿女澄澈的星眸,闪过爱人思念的眼神……隧道神秘重重,桥梁故事重重,交通人魅力重重。无论前方是荆棘塞途还是一片光明,甘肃交通人将充满信心,齐心协力背起太阳,托着月亮,用辛勤的双手,把自己的责任牢牢的扛在肩上,尽着义务,守着本分,在我省交通发展的宏伟蓝图上一笔一划的勾勒出伟大梦想。

(甘肃路桥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冯雪霞)

更多精彩,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中国路桥网官方微信(zgluqiao)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版权隐私 | 使用协议 | 联系方式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津ICP备1400376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