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王 热搜: 路桥  施工  山西  路面施工  地铁  江苏  工程  沥青混凝土  湖北  机械 
 
关于邀请加入《中国路桥网》常务理事单位、理事单位、会员单位的函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路桥建设 » 正文

穿越无人区 一路高速向北京 ——G7京新高速公路新疆段建设通车纪实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7-21  来源:经济日报
核心提示:这是一片无人区,没有路,也没有水,连手机信号也没有。然而就是在这样艰苦恶劣的环境下,经过筑路工人多年砥砺奋战,京新高速公

 

  这是一片无人区,没有路,也没有水,连手机信号也没有。然而就是在这样艰苦恶劣的环境下,经过筑路工人多年砥砺奋战,京新高速公路如一条美丽的黑色缎带从这片戈壁滩上穿越而过,成为继连霍高速公路后的第二条进出新疆的公路便捷大通道。通车后,新疆到北京的行车里程缩短1300多公里……

  沿着这条路,一路高速到北京。这条路,承载着新疆人太多的期望和梦想,记载着数以万计筑路人攻坚克难的动人故事……

 

 

  “京新高速公路今天全线通车了,我很激动,为自己能参与第二条进出疆的高速公路大通道建设感到很骄傲,觉得再苦再累也值了……”7月15日,在京新高速公路新疆段通车仪式上,项目建设指挥部指挥长周岗黝黑沧桑的脸上挂满欣慰的笑容,也只有他最清楚修筑这条路的艰辛和不易,也最珍惜顺利通车的这一刻。

  京新高速公路新疆段起点为新疆与甘肃交界的明水,止于新疆哈密市骆驼圈子,接于连霍高速,线路全长178公里,又称京新高速公路明水(新甘界)至哈密段高速公路项目,施工路段经过的无人区黑戈壁,常年大风不断,恶劣的施工环境考验着筑路者的毅力,却没能让这些建设者们有丝毫的退缩。说起公路建设过程中的种种,每个人都感慨万千,苦涩中带着自豪……

  “白天日光浴、晚上做沙疗,喝水百里取、吃饭半两沙,电话跑着打、用电自己发,要问图个啥、幸福你我他”这是在明哈项目施工员工中流传的打油诗,也是明哈公路项目筑路生活的真实写照。  

 

K50双井子立交东侧最后一公里匝道沥青路面摊铺。

 

  施工背后的故事

  “听说过‘兔死狐悲’的故事,可曾听过“兔死兔悲”的故事。新疆段15个大小项目经理,其中同龄属兔的有4个,中铁七局原项目经理卓晓明在工地工作两年后发现身患癌症,硬是又坚持一年离开了这个世界,没能看到京新高速的今天,四个属兔走了一个,另一个小一轮的兔补了进来继续未完的使命。2012年5月3日,中铁一局集团有限公司生产副经理刘清水因突发心梗荒漠中抢救困难也永远走了…….”想起这些曾在一起工作的同伴的永别,我们心里非常悲痛,今天只想告诉去另一个时空的他们,我们坚持下来了,京新高速通车了……在通车当天的采访座谈会上,虽然周岗试图用诙谐轻松的语气讲述这个故事,但是大家听完后心情却变得悲痛,每个人都明白,为了修建这条路,他们付出太多了……

 

K50双井子立交通车现场。

  “成绩的背后,是我们付出的辛勤汗水和泪水,大家早上5点钟起床,晚上10点钟吃饭,每天一干就是16个小时,在戈壁滩上,对3000公里外家人的思念是最大的痛苦……山东路桥总公司经理总经理吴清杰讲起了另外一个故事,沥青拌合站站长齐力祥和儿子齐庆龙都在这里工作,老父亲去世时,由于正是沥青施工的紧张时期,爷俩放弃了回家,最终,儿子没能送父亲,孙子不能送爷爷。每当想到此事,这位54岁,20多年的老新疆就潸然泪下。当施工任务完成后,爷俩跪在路边向东方父亲的在天之灵告慰……

  哈密本是缺雨少水的干旱地区,可有些地名却带有“泉”字。在京新高速新疆段的交通标识牌上,可以看到诸如白山泉、鸭子泉、野马泉和境儿泉等地名。然而,在这片戈壁滩上,却很少能见到泉水,为数不多的水也是咸水、苦水,不适合人饮用。

 

K50双井子立交西侧建成后鸟瞰图。

  寻水,成为这些参建单位最大的难题。京新高速明哈项目第三、七标段项目经理常文军说,在这片有“泉”字的戈壁滩上,水是最宝贵的资源,项目用水都需要从几十公里外的地方拉运,一吨水的费用高达60元,每年光用水就要支出上百万元。

  建设中生活用水、施工用水量都非常大,在地表水和地下水都极度缺乏的无人区,各项目部首要的大事是解决吃水的问题。运气好的项目部在附近找到了水源。说是附近,大多也在几十公里开外,最远的地方一天运水车只能跑一个来回。总说“春雨贵如油”,在明哈公路各项目部,水也不便宜。有的项目用水都需要从几十公里外的地方拉运,一吨水的费用高达60元,每年光用水就要支出上百万元。

  缺水、缺电,大风、山洪接踵而至,考验着筑路者的意志,更严峻的是施工期太短。明哈公路所经过的区域,每年只有6个月的有效施工期。于是,加班加点成了常态。大家起早贪黑、早起晚睡,就是为了在有限的施工期内尽可能多地完成工作量。

 

K130中铁一局员工在炎炎烈日下进行沥青下面层摊铺。

  “寒意欲透简易房,工期只恨夜来霜。凌晨床前谁轻唤,不忍惊扰梦断香。人消瘦,道渐长,游子逢节觉凄凉,月下华灯应初上,团圆唯缺筑路郎。”这是第八标段河南省路桥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拌合站站长陈建文自创的一首小诗,恰恰表达了这些建设者们的心声。

  有人说,在这片无人区,除了风沙,什么都没有。其实,这里并非一片荒芜,还有许多不为人所知的东西。项目建设的日子里,许许多多关于奉献的故事已熔铸到道路之中。

 

红柳沟大桥箱梁吊装。

  呵护无人区珍稀的“绿色”

  京新高速明哈公路项目穿越的大部分地方是无人区,又是生态环境极其脆弱的地区,在建设公路大动脉的同时,严格保护生态环境是项目建设者们的另一个职责。该项目建设指挥部从开工伊始就把生态环境保护作为首要目标。在施工便道、取土料场均设立环保桩,严格确定界限,几千台施工车辆进出施工现场都必须按照划定路线,禁止随意改动行驶路线,以减少地表扰动和植被损坏范围。施工结束后对取土场进行土地整治,尽可能降低减缓坡度,做到最小程度的破坏自然环境。

  周岗说,京新高速明哈段穿越无人区,是国家一集野生动物蒙古野驴的生活区域,也经常有黄羊、狼等野生动物出现。为保护野生动物迁徙,明哈公路专门设计了14处动物穿越通道,沿线还设置了野生动物饮水区域。

  “我们这里也长出草了。”7月初,记者到明哈公路上探访时,却看到周岗忽然蹲下来,拿出手机对着地上的什么东西一直在拍照,原来,那是长出一株三叶草,为了给美化公路,周岗和项目部工作人员买了几千元的草籽洒在了公路中间的隔离带和两边路肩上,看到有小草长出来,让他和同事们欣喜不已。

  全长178公里的京新高速明哈段,虽然一些地方生长着红柳、骆驼刺和梭梭等植被,但是有的地方却寸草不生。望着车窗外灰黄色的中间地带,周岗忽然冒出一句,“要是有条件,我们一定把这里全种上草。”

  “我们清楚地看到,戈壁滩上每一棵灌木都是经过了几十上百年的生长,施工过的地方,树木被伐掉,大风吹过,漫天黄沙,每到此时,大家深感痛惜……”吴清杰说,项目部对环保严格要求,印制了环保明白书,大力宣传,严格处罚,几年来,整个项目没出现一起环保问题,周边生态得到有效保护。

  在山东东方路桥建设总公司建设指挥部的墙上,贴着一张大大的《环境保护措施》,从污水、废油、废物、垃圾甚至临时驻地的环境卫生等方面都作了详细的规定。记者发现,在各个标段指挥部都有类似的环境保护措施,更为重要的是,所有项目的施工者都将这些措施刻在脑子里、落实在行动中。项目开工以来,环保创新活动就持续不断地开展,这些措施使得明哈项目的环境保护措施成为项目管理的一个亮点,环保工作初见成效。

  周岗介绍,该项目指挥部还和交通运输部交通科研所联合开展了《荒漠戈壁区高速公路建设野生动物保护关键技术研究与示范》《明哈高速公路营运期野生动物通道监测与优化研究》等课题的研究工作,为野生动物保护提供了新的思路和方法。

  “开车走在这条路上,如果运气好可以看见黄羊呢。”周岗自豪地说。他们为这片无人区留下的不仅仅是一条通衢大道。

  争创一流的品质工程

  “力争实体质量合格率达到100%,关键技术指标合格率100%,主要原材料质量合格率100%,交工验收质量检测一次合格率100%,竣工验收目标为优良工程,无重大质量责任事故、责任内安全生产事故发生。”这是明哈公路建设项目指挥部始终坚持的奋斗目标。

  “精品源于点滴,优质工在平常”。参与明哈项目建设的施工单位,除了中铁一局外,还有山东东方路桥建筑有限公司、中铁七局集团第三工程有限公司和河南省路桥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这些有着丰富施工经验的企业,围绕指挥部确定的目标,在质量安全管理把控方面精益求精,严格要求,为明哈项目打造精品工程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记者在采访中获悉,为了实现建设精品高速公路的目标,明哈项目指挥部和各参建施工单位树立质量、安全事故“零容忍”的理念,以治理质量通病为突破口,积极推行公路施工标准化和精细化管理。从细节着眼、从小处入手,抓好施工过程中的每道工序、每个工艺,积极鼓励创新,提升项目整体质量。如在新疆地区首次引进了沥青指纹识别检测技术,采集了新疆多个厂家的沥青红外谱图,建立标准谱图数据库。不但缩短了检验时间,还彻底将假冒沥青拒之门外,从源头把好质量关。同时引入现代信息化管理技术,在沥青拌合站安装黑匣子,实时监控现场质量。这些新设备、新工艺、新技术的运用使得明哈工程质量管理始终处于超前可控状态。

  周岗说,2015年,国家支持加快京新高速公路建设步伐,要求内蒙古、甘肃、新疆“三省联动、统一批复、一次建成”,力争2017年7月同步通车。于是,明哈公路项目各参建单位加大投入,增加施工队伍和作业设备,采取“24小时人歇机不歇”施工方法,增加施工作业面,全力以赴完成目标任务,多项纪录被打破。在山东东方路桥建设总公司明哈项目部,二十多名工人硬是用13天时间就安装调试建成一座沥青拌合站,创造了一项行业新纪录,这在以前几乎是不可想像的事。

  “2017年明哈项目交工验收中,我们第一合同段得分96.36分,第五合同段得分95.74分,在一、二期工程评分中,均获得第一名。”说起工程质量,吴清杰言语里充满了自豪。

  作为监理人员,我也庆幸参与了这条跨越三省、沙漠戈壁最长的北京第七条辐射线的高速公路,我们一起克服重重困难、用极短的时间,先进的施工工艺,奇迹般地完成建设任务,用智慧、汗水和伟大的精神,在茫茫大漠戈壁中,铸就了世界最长的沙漠公路。值得为建设者点赞。京新高速第七驻地办总监张恒自豪地说。

  梦想与记忆的融合

  “我们早就盼望着这条高速大通道尽快建成通车。”哈密市交通运输局党组书记白建国说,京新高速是联通华东、华北、西北地区、中亚以至欧洲的快捷公路运输通道,特别是明水至哈密这段公路打通了新疆天山北坡经济带的东部出口,形成了第二条全天候进出新疆的交通大动脉,对推进"一带一路"核心区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对这条便捷的公路大通道,许多人关注了多少年,新疆人也盼望了多年。在哈密市交通局,记者看到一本《“三北”最捷公路大通道考察研究报告》,这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展战略与区域经济研究部于2001年11月发布的。从历史追溯,这条大通道与历史悠久的中国北方荒漠小草地丝绸古道一脉相承,是东西方文化交流、贸易往来的最捷通道,是世界最早横贯亚欧大陆、沟通东西方交通的大动脉,对于推动人类文明历史的进程和促进亚欧经济文化的共同繁荣发挥过重要的作用。据史料记载,民国时期也曾提出过三北最捷通道的设想并进行过考察,后来,由于抗日战争的爆发以及兰新公路、铁路的相继建成,三北最捷公路大通道渐渐被人遗忘,但不少专家学者以及新疆的许多人却始终为这条大通道魂牵梦萦。

  2000年,哈密地区交通局相关人士提出建设三北捷道的建议,立刻得到了广泛响应。2003年,参加全国人大十届一次会议的新疆人大代表提出,建设“三北”最捷公路大通道。此后的每年全国两会上,新疆代表团一次又一次提出尽快启动此项建设的建议,急迫心情溢于言表,原因更是不言自明——和经星星峡前往北京相比,“三北”最捷公路大通道将缩短里程1000多公里。

  之后,“三北”最捷公路大通道成了社会各界关注的热点之一,经过反复考察、论证之后,最终于2009年开展前期工作,2015年11月正式开工建设。

  京新高速通车的消息让新疆华凌物流配送有限公司总经理陈新民非常高兴,“缩短1300公里的路程意味着能够节省一天半到两天时间,对于物流企业来说,缩短时间意味着产品能够更快配送到目的地,企业的市场竞争力会更大。”他表示,要马上通知公司相关部门,以后公司的物流车辆再去内地可以选择这条线路。

  因为产品在内地市场的占有率不断攀升,产品出疆运输正逐渐成为巴里坤县花麒奶业有限责任公司的重要工作,“今年,我们将大力开拓北京、内蒙古等省区的市场,京新高速的开通对我们来说就是及时雨。”该公司董事长董茂林表示。

  和兴高采烈的人们相比,周岗的心情更为复杂一些。一方面,他由衷地感到自豪,另一方面也有些留恋,既有对朝夕相处、共同奋战的同事们不舍,也有对这条路的不舍。“从事道路建设30年了,我建设过的项目有30多个。这个项目是让我最难忘的项目。今后有机会,我一定会来这条路上再走走。如果有可能,我还想和项目的所有人开着车一路高速到北京,体验下这条路的顺畅与便捷。”他说。

  “穿越无人区,千年戈壁变通途。首都连边疆, 一带一路谱新篇!”通车这天,河南省路桥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明哈项目第四、第八合同段项目经理杨海峰赋诗一首表示祝贺。回忆起鏖战戈壁的艰苦岁月,他说,我来到项目上时是34岁,现在已经42岁了,和京新高速千千万万的建设者一样,在渺无人烟的戈壁滩中,经历了艰辛的建设过程,但是我们没有退缩,今天回想起来,我们更无悔,因为京新高速公路上刻下了我们奋斗与奉献的足迹。

更多精彩,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路桥网"(zgluqiao)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版权隐私 | 使用协议 | 联系方式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津ICP备14003769号-1